最近在聽紅樓夢的有聲書,蔣勳老師說: “《紅樓夢》是可以閱讀一輩子的書。我是把它當‘佛經’來讀的。因為處處都是慈悲,也處處都是覺悟。” 小時候被我當作故事書念的紅樓夢在老師的口中,完全不是同一回事。原本一個個像是紙娃娃的看過就算了的人物註一,一個個生龍活虎了起來。

原本低級死了(真的很快就被作者寫死了的一位)的賈瑞在老師眼中重新解讀為,黑色豪門企業裡面被剝削的一個親族。這都不是小時候囫圇吞棗的我理解的。最近對這些經典解析的材料特別感興趣,因為透過這些文學科班出身的老師作者們的解讀特別有一番趣味呢我是還沒到那個佛經的境界啦,但閱讀使人接觸你原本無緣的人生,所以我很喜歡讀閑書~

目前聽到11回左右,欲知後話,請聽下回分曉。



註一:說到這,讓我想起高中好友送給我的十二金釵書籤,好像是早期去大陸常見的伴手禮,回家找找看,說不定我那套也還在。



    全站熱搜

    pyleon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